当前位置:银河网普京社会疫情冲击“印度制造”,富士康印度一苹果代工厂“中招”
疫情冲击“印度制造”,富士康印度一苹果代工厂“中招”
2022-11-20

▲苹果商店,资料图。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

据路透社报道,由于感染新冠肺炎的员工不得不离职,富士康印度一家工厂的苹果iPhone12产量下滑了超过50%。

富士康在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工厂专门为印度生产iPhone,印度是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。泰米尔纳德邦是席卷印度的第二波疫情中受灾最严重的邦之一。

从周一开始该邦被全面封锁,公共交通和商店关闭,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减缓激增的感染。

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,富士康在该邦的100多名员工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,公司已在其位于首府金奈的工厂实施了禁止入境的禁令,直至5月下旬。

产能削减早有传闻

5月8日,富士康在印度最大代工厂——位于泰米尔纳德邦钦奈的工厂传出10名来自中国内地工程师确诊新冠的消息,随后富士通方面证实了这一消息,并称确诊员工正在当地医院隔离。

5月11日当天稍早,泰米尔纳德邦宣布实行全面防疫禁止令,所有公交车辆停驶,商店停业。而据两位消息人士称,富士康钦奈工厂于5月10日起“只许出、不许入”,因此“只能保留一小部分产能”,“50%以上产能被削减”。

不过这些消息来源未点名具体工厂,未透露被影响的产能具体是多少,也未显示该厂究竟有多少本地及海外员工,以及几人确诊、几人疏散回家、留在厂内的员工又获得怎样的安全保障等等。

尽管在5月8日事件后,富士康方面发表声明,称“本公司将员工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”,表示“将全力配合印度当地政府和公共卫生当局,以应对共同的挑战和危机”。但不论是该企业还是苹果公司,都对诸如疫情所影响产能、当地员工防疫条件等敏感问题三缄其口。

曾经的希望与期待

自2017年起,苹果就以“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”为由,高调推动多家为其代工的中国等地企业,将其产能从中国内地向印度转移。

此举在印度总理莫迪“国货政策”和美国对中贸易战政策下,一度颇受代工厂家青睐。

台湾代工大户富士康和纬创资通成为最积极响应这一倡议的厂家。其中纬创资通在号称“印度硅谷”的卡纳塔克邦班加罗尔大举布局3家企业。

受此激励,莫迪在去年下半年宣布了雄心勃勃的“生产关联激励”计划,并声称获得全球16家电子数码企业的支持。

去年12月15日,印度联邦通讯部长普拉萨德发出豪言壮语,誓言在未来五年内让印度成为全球电子数码产品的制造王国。

莫迪的算盘是趁中美贸易争端之际“赶超中国”,“成为全球手机第一生产大国”。其底气来自国际资本和产业巨头对印度的偏爱,较好的出口数据以及印度本土市场的强大潜力。

尽管印度是个著名的“散装联邦制”国家,但在“要不要手机产业发展”这一问题上各邦和莫迪政策高度一致,纷纷推出吸引和扶植相关外资的地方性优惠政策。

当时就有人担心,印度市场的政策不确定性太多,是否适合将“鸡蛋”转移至此“需要慎重”。但不论印度各级政府或苹果及其代工企业,似乎都充耳不闻。直至今年1季度,苹果手机印度出货量逾100万部,并继续在融资市场得到支持。

但这一切的前提,是莫迪联邦政府和各相关邦政府“我们能提供必要扶植和保障”的承诺,包括确保生产正常运转的最基本条件。而这不仅需要“镇得住”工会,搞得定“三通一平”等公共基础服务,还需要确保疫情不至于大爆发。

然而4月下旬以来,印度日新增确诊数连续二十多天在30万例以上。截至目前,印度官方已宣布累计确诊2266万例,累计死亡24.6万余人。

即便在如此紧迫局势下,泰米尔纳德邦仍然允许富士康在不完全关闭的情况下继续开工,在“硅产业”既得利益更大的卡纳塔克邦更是如此。

但5月3日,纬创资通在被曝料后承认,其在卡纳塔克邦科拉尔区的工厂有3名来自台湾的工程师确诊,该厂被迫宣布“停产消毒五天”。

随后便是此次导致产能“腰斩”的富士康钦奈厂事件。

▲富士康大楼资料图。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。

资本市场的反应是“诚实”的

事实上,直到5月11日,泰米尔纳德邦才实施了所谓“完全禁制令”,开始实施较“严格”的公共防疫政策。

但富士康实际上仍受到政策性照顾,以免其被“吓跑”——即便如此,其产能该“腰斩”也仍然“腰斩”了。

总部位于台北的科技研究公司TrendForce在5月11日将其对全球智能手机产能增长预期,从此前的9.4%下调至8.5%,其理由正是所谓“印度不确定因素”。且在当天发布的报告中,该机构承认,如果二次疫情继续对印度的生产、销售构成影响,其将不得不再度下调增长预期约0.25个百分点。

尽管此前太多看好印度的声音至今“口风仍紧”,但资本市场的反应是“诚实”的。

8月11日,富士康上市公司——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价报收新台币106.50元,跌幅高达5.8%。

一位网友留言称:“印度显然是不稳定的,劳工骚乱、工人袭击工厂、农民大规模抗议……疫情失控仅是最新的负面状况而已。一个成熟行业需要廉价劳动力,但其所需要的远不止于此”。

在他看来,苹果依赖的产能,应该放在“可以找到合格且足量的高素质员工、现代化基础设施充分、稳定社会和合理成本的地方”,很显然,今天的印度不包含在内。

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编辑:丁慧 实习生:叶可慧 校对:王心